才能确定伤势到底如何
2021-08-13 02:43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雷妈妈站在病床边,帮医生护士们按住小雷,眼眶很红,好几次忍不住落泪。

“孩子脸色发白,脖子上全是青紫色的血痕,一大片红肿。他自己跌跌撞撞地站起来,又倒在了地上,脑袋还在旁边花坛的瓷砖边上磕了一下。”夏师傅见状,赶紧把孩子扶到旁边的石凳上坐下,拨打了120。

洗净的衣服晒在哪里?楼房间盘踞纠结在一起的电线、网线成了租户们的首选。“爬到楼顶去晒衣服,太麻烦了。”住在一楼的一个租户说,“就晾在门口的电线上,吹吹风就行了。”

记者观察了一下,这些晾衣绳最高离地1.7米左右,而距离地面最近的仅1.3米左右,对于一个10岁孩子来说,完全够得着。

钱江小商品市场对面的大关南一苑和二苑,居住着近一万多的外地人口,就像个“城中村”。

昨天上午10点,有读者打进本报热线96068称,家住杭州闸弄口新苑的一个男孩,在玩耍时被一根晾衣绳勒住脖子,随即倒地昏迷,被120送到了省儿保医院。

据当时的120急救周医生说,小雷下巴、颈部皮肤破损,左耳出血。“他反应较缓慢,有脑震荡的表现,根据现场情况,可能有颈椎损伤、颅脑外伤、脑出血,有生命危险。”

住在云峰四区56号的吴阿姨说,小区里除了本地居民外,还住着不少外来打工者,为了省钱,他们往往租住朝北的房子,“朝北的房子都没有阳台,所以他们要晒衣服就只能自己拉晾衣绳。”

朱阿姨和附近居民的喊叫声,惊动了社区治安值班室里的保安队长夏师傅。

“你们不要碰我,不要动我。”小雷躺在病床上,情绪非常不稳定,他用力挣扎,口中不停叫喊,六七个人都按不住他。最后,护士只能拿来几根粗布条,把他全身固定在病床上,才能顺利开展诊治。

天气热了,许多人喜欢把衣服、被子晾晒到室外,随意拉上一根晾衣绳。殊不知,这小小的一根晾衣绳却暗藏着不少隐患。

“我有错,我们平时都在店里忙生意,没有看好他。”雷妈妈看着一直在挣扎的小雷,难受不已。

“居民楼旁边一直有人拉晾衣绳的,高的低的,什么样的都有,都是各家各户自己拉的。”在闸弄口新苑小区收停车费的朱阿姨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
另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自己拉根晾衣绳,这种现象在社区里也很普遍,随处可见自拉的各式晾衣绳,有的甚至直接就拉在通道上方,比如一楼进门处,或者两堵墙中间……这些晾衣绳最低1米7左右,高的离地面有3米多。“我的绳子还是特意用梯子爬着拉的呢。”大关南二苑正出来收衣服的大爷说。

对于晾衣绳的隐患,居民大都没有当回事。他们说一直以来都是这么晒衣服的,从没出过什么意外。

从地铁一号线彭埠站下车后,在一幢幢拔地而起的楼盘中间,云峰四区这个以两三层农民房为主的老小区,显得有些乱。

而同时,随着暑假的来临,小区里每天都有不少孩子在没有大人看护的情况下,在周边玩耍。

正说着,居民魏先生走了过来,这两根晾衣绳是他家拉的,听说出了事,他跑过来收绳子。“因为家里不太晒得到太阳,我们一直都这样拉绳子晒的,没想到会出这么严重的事。我赶紧收下了,不要再出事了。”

昨天,今日早报派出多路记者,探访杭州的一些小区,看看小区内乱拉晾衣绳的现象究竟如何。

“那里本来就有个铁架子是用来晾衣服的,但大家还是会自己再拉几条绳子出来。”居民周阿姨把当时勒住小雷的晾衣绳指给记者看。

急诊外科潘医生说,小雷颈部损伤,脑部有外伤,颅压增高,有抽搐、呕吐、烦躁等症状,初步诊断为颅内骨折,具体还要等做进一步检查后,才能确定伤势到底如何。

但是,晾衣杆的成效并不理想:“居民停车占用了部分晾衣杆的区域,有的居民还是没处晾衣服。”(通讯员 钟英 见习记者 李攀 张峰 金洁珺 俞吉吉 本报记者 钱祎 文/摄)

夏天到了,孩子们最喜欢的暑假也来了,可这两个月却是父母们最头疼的日子,放学在家的“熊孩子”们有没有擦了碰了,有没有顽皮闯祸,真是让父母上班也上得不安心。

在闸弄口附近的这些小区里,路边设置了不少较高的铁晒架,供附近居民晾晒衣物使用。虽然有铁晒架了,但是居民还是觉得不够用,习惯把被子、被单等“大件”晒在自己拉出来的绳子上。

小雷一家是温州人,爸爸妈妈在闸弄口新苑附近开了一家小饭馆。小雷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爸妈来到杭州,租住在闸弄口新苑,学校放假的日子,他常常自己一个人玩。

“他可能是想抓住绳子荡着玩,我原本挂在铁架子上的好几个衣架都掉在了地上,当时绳子肯定晃得很厉害。”周阿姨说。

“孩子当时是有意识的,他还报出了爸爸的手机号。可在等120的时候,他已经有点昏迷了,左耳朵里还流出了血。”夏师傅着急不已。

“这里的房子主要是农居房,大部分以单间形式出租了,不少还是群租房。”香积社区副主任杨帆说,因此晾衣成了一大难题。

小区前有一条小溪,溪旁立着15根电线杆,无一例外的,全被晾衣绳串在了一起,几十件各色衣服在绳子上“随风飘扬”。

杭州刚出梅,昨天有不少居民趁着天气晴好,把被子、衣服拿出来晒晒。

突然,“咚”的一声,把停车收费员朱阿姨吓了一跳。她冲过去一看,在人行道上,一个男孩已经躺在了地上。

晾衣绳各种材质都有,尼龙绳、布绳、麻绳……有的绑在路边的行道树上,有的系在电线杆上,有的还“见缝插针”,绑在了“让行”和“禁止停车”等交通标识牌上。这些乱拉的晾衣绳,大多都分布在路边的人行道上。

这是一根多股编织起来的粗粗的尼龙绳,一头绑在路边的电线杆子上,一头系在铁架子上。仔细看,上面还留有一小块血迹。

记者昨天傍晚从医院处得知,小雷伤情暂时稳定,目前还在重症监护室里接受进一步治疗。

记者随后赶到小雷所在的省儿保医院,一走进急诊抢救室的门口,就听见里面传来一声声凄厉的叫喊声。

在众人的帮助下,孩子被随后赶到的120紧急送往了省儿保医院。

不过,这不起眼的晾衣绳,却暗藏着危险。有些绳子是尼龙材质,有些则是黑漆漆的铁丝,试想一想如果天黑以后,这黑铁丝就像看不见的“路障”,说不定谁一不小心就会撞上。

记者随后从医院了解到,男孩颈部损伤,有抽筋、癫痫症状,尚未脱离生命危险。

城中村如此,一般小区的情况又如何呢?记者又走访了大关南三苑和六苑,这里的居民以老杭州为主。

“他(小雷)可能是没注意到绳子吧”、“也许看到了觉得不会碰到才跳的吧”……居民们猜测。

走了一圈后,记者发现虽然还是有自拉晾衣绳的现象,但是极为个别。聊起居民自拉晾衣绳的问题时,社区陈主任表示了无奈:“会按时排查,但很难管,因为居民确实有晾衣的需求,特别是家住一楼的居民。”为此,社区设立了专供居民晾晒使用的不锈钢晾衣杆。

事情发生在昨天上午9点45分左右,闸弄口新苑7幢旁边的马路上。

记者在闸弄口新苑、新村、东村等小区里走了一圈,看到路边确实拉满了各种各样的晾衣绳,有的拉得很高,约有2米多,有的只有1米多高,如果不小心,走过就会碰到。

附近居民都没来得及看清小雷到底是怎么勒住的,据大家讲,这根晾衣绳上当时空无一物。而小雷是穿过马路上蹦跳着冲过来的,先是跳上了旁边的石凳,跳下来的时候被晾衣绳勒住了。

“啊啊啊!”整个急诊抢救室里都充斥着小雷的大叫声,让人听了非常揪心。小雷脖子上套着颈托,双脚不停地乱蹬,连脚上的袜子都被他踹掉了一只。

“他倒在地上滚来滚去,很痛苦的样子,脖子那里有好几道血印,看上去血肉模糊的。”朱阿姨赶紧抬头一看,男孩倒地位置的上方悬着一根晾衣绳,“肯定是被绳子勒到了。”

男孩姓雷,14岁,身高不到1米6。可记者在事发现场看到的晾衣绳却有近2米高,孩子是怎么被晾衣绳勒住的呢?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1lur.cn辽宁省开原市证相融翊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- www.1lur.cn版权所有